執行長的話

March 28, 2018

 

陳素燕
國立清華大學 學習科學與科技所 教授兼所長
清華學院 厚德書院執行長

 


受助 自助 助人----朱偉人
     2014 暑是立德計畫在台灣清華大學發展的起點,當時朱先生和清大校友CK來訪,在厚德書院擔任行政服務的我極為幸運受邀,接著很開心委請到最感敬佩的載物書院天健老師起草計畫書,並聘得亮君作為計畫的第一位專責導師,後續加入文珊老師。
     清大立德計畫(Leadership Program)歷經籌備一年,招生兩屆,在許多人的協助下,忽忽已然三年。走過兩年成長歲月的立德第一屆學員,足堪為傲地各展動人樣貌、而又相互連結扶持,從受助到卓然而立的自助,自期能成為清大校園和新竹在地、以及未來台灣社會與產業界的助人者。立德第二屆學員則在受助的道路上殷殷前行,正從自我探索走向自助的實踐階段。


聚是一盆火 散是滿天星----朱偉人
     2017 暑的美國行是立德計畫的破繭迎新之旅,素燕、天健兩位老師,佩珊、靖則、昱賢三位助理、以及二十五位兩屆學員,一行三十人在八月初抵達美國加州,展開為期十一天的學習活動。參與這次跨文化交流的尚有朱先生在大陸的思源六校(北京清華、復旦、人民、吉林、廈大、中山)、台灣長風計畫、和來自美國各地的APAPA 實習生。不同的生長背景、社會脈絡、慣習價值,互相激盪出美麗的火花,沈澱成可貴的收穫。是這趟旅程中的人與人、學員與老師與助理、團隊與團隊、區域與區域、受助者與助人者、mentor 與mentee 等之言詞、思考、對話、對待、共振、共鳴,讓我們在回到清華後,藉由反思,凝鍊成晶亮的一方星斗﹔並攜手朝清華的「立德2.0」和台灣的「立德三校」之方向努力與展望。


(一)、人與對話
     九天的參訪與研討會活動,第一天安排的是到加州Sacramento 州政府以及APAPA 參觀,第二日到第四日是由Vision New America 所規劃研討會,第五日到第八日是由Professional & Educational Services International 所安排的參訪與聽講,最後一天是舊金山的觀光行程(整體活動行程與介紹詳見附錄)。對我這位在美國留學以及居住八年的人而言,最美的風景是過程中遭遇的人,最珍貴的收穫是和人的對話。和捐款人朱先生除了在台灣有多次深入互動,美國行之前,相處最長的時間是2015 年到廈門大學參與思源論壇的兩天。認識人,除了自己的親身體驗,亦可透過對他周遭夥伴所言所行之觀察。朱先生本人溫潤如玉、相當低調,是個謙和君子,越相處越令人感佩,想來環繞在他周遭都是些同樣值得敬佩的人亦是當然。作為常負責推動事務者的我,自忖和夥伴們比較,在大方向有共識的情況下,對於該推動什麼的(what)沒有太多的預設,因為排序端視切入的價值觀,而且事務推動的結果也常正負效應相伴,倒是常思考人推動事務的動機(who &why),因為如果個人考量(不一定是實質資源,有時候是個人的安全感或ego)高於無私考量,事情的發展方向常有偏廢之風險。所以我跟朱先生請益:為什麼
您的身邊會有這麼多good people?!他跟我分享一個哲學:他有容易信賴別人的特質,如果他信賴十個人,做十份投資,當中有七個人是有私心的,其實很快被識破,長期而言,還是正淨值。這也很符合我的生命體驗。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充分授權他周遭的團隊(包括清華立德)發展事務。這次旅程也很開心有機會和錢秉毅先生交流,他是朱先生長期合作的夥伴,朱先生將他視為mentors 之一,大陸思源六校都是他協助推動的,他也是這次後半段參訪與聽講活動的規劃者。我跟他請益:想推動事務,是找到有能力、也適合的人(然後信任這人的判斷),還是想清楚要推動什麼、再找適合的人比較重要?!他說兩者都要考量,歷程中相輔相成。我也跟他交流台灣的世代價值差異和我對年輕人的觀察與認同,他對於「小確幸」這個概念很有興趣,所以回到台灣之後我寄了一本張鐵志的「燃燒的年代」給他參考,他很歡喜。和他交流的過程中,我表達一點憂心:不少前輩或長輩,想要提供年輕人成長的養分與建議,但未必能引起年輕人共鳴(因為意義感的價值略有差異)。所以,該放在前面的排序是empower 年輕世代,還是促發世代交流與協作?!他未能提供解答,我也只能繼續思考。


     Anthony、孫先生、和Alice 也是讓我印象深刻的人。Anthony 兩年前有和復旦一起來訪清大,當時對他投入NGO 組織的各項經歷很佩服,這次得知他和孫先生正在協助朱先生於大學生和中學生的人才培育之外,也開展找到並支持能立即在美國為華人或亞洲人發聲與投入社會參與(civic engagement)的網絡與影響力。有機會跟兩位mentors 請問有關如何推動上述相關事務的策略,開了眼界也覺得是日後得以聯結的人脈資源。Alice 來自德州Austin,這次規劃也投入很多,看來是個熱情陽光的人,但深入交談才知其個人生命正在低谷,她的勇氣與實踐,讓我覺得是很棒的女性role model。大陸各校的夥伴有些已是第二次聚首,也發展出不少情誼﹔長風的帶隊陳老師亦有不少值得交流的智慧。

(二)、聽講收穫與活動安排的省思
     我最喜愛的三個場次為:「Pat Gelsinger, CEO of VMWare: The Essence of Leadership」、「Hau Lee, Stanford: Creating Values Through Entrepreneurial Innovations」、「ACSSS Students Speakers」。第一個場次的演講者對我個人的反思很有啟發,提醒我需更有方向感地活,為未來的自己做準備。第二個場次,李教授的教學非常具有活力,而且引導史丹福管理學院學生做的國際性社會創新project 有許多值得效法之處,應該是我今年聽到最精彩的課程,理念與實務兼備。第三場有許多史丹福的大陸留學生來分享,初生之犢令人驚豔,尤其創業的那位校友論述觀點和回答問題皆深富哲理,也讓人羨慕史丹福校園裡瀰漫的創新風潮。


     這一次的活動安排,同學們反映雖然規畫非常用心,但部分場次可以更貼近關注的議題與講究如何透過活動設計達到預期的效果。如果某些活動無法產生意義感的連結,究竟該因為尊重主辦單位而參與、或行使自己的判斷與自主權、或考量所代表的團隊之身分?!是同學們在學習的課題。大陸學生、美國學生、和台灣學生,在因應時態度亦略有不同。


(三)、立德團隊運作的反思
     這趟旅途最感之處,還有和立德學員的近距離互動,尤其是第二日的活動行程中,有助理和學生來邀請我在晚上去聆聽立德(並未隨行)導師以及立德發展的困境。原來竟面臨這樣困境?!我對自己近半年來的忙碌與疏忽深感愧疚。但危機也是轉機!美國行裡我們有機會就交流問題和想法,我也更瞭解同學們各自的關懷與抱負、特點與脾性。返台後和導師們、助理們皆分別皆有多場面對面或透過FB messenger 的深入對話,並鼓勵學生主辦和導師與助理們的討論會。過程中看到天健老師示範如何引導參與者思考問題癥結點,果然是我心目中的傑出導師(可惜他太過忙碌,很少有機會體驗)!目前已經辦過三場討論會,還預先排定另外三場。雖然在清大教書已經8年,但和學生的互動堪稱制式,這樣品質的互動形式讓我長了見識。導師們和學生們認知上的落差也在過程中漸漸找到搭建之道,所以我個人有很樂觀的展望。當然也深深感受到導師們的難處,平日對於書院導師們如何針對三百人左右的學習制度作最好的規劃,而人數少的立德相較之挑戰性更大,困難之處天健老師在附件的「立德2.0 規劃書」有清晰的著墨,在此就不贅述。


(四)、未來努力的方向
     這次美國行,朱先生真是最熱忱的地主啦,有一晚他載我和天健搭他的無速限電動車到柏克萊的海灣,並首次提出希望開展台灣立德三校事宜。在返台前兩晚,還邀約我們到他家(城堡耶)去看一年盛放一晚的曇花,11 朵同時綻放、暗香撲鼻,而朱夫人也常隨行互動,夫妻倆讓我們如沐春風。出國前立德團隊的四位老師就感受到目前運作遭遇瓶頸,尋思第三屆招生要因應轉型,很開心回台後,歷經師生多場討論會和老師們的商議,天健老師擬出了「立德2.0」的具體規劃,雖然這些方向尚待與校方共同探討可行性以及補上細節,但能有機會和團隊一起勾勒願景,相當振奮! 9/27 上午朱先生、校友CK、天健和我會一起去拜訪台大可能合作的老師,下午會去拜訪交大陳副校長與可能合作的老師,傍晚拜訪剛回國的清大賀陳校長,晚上則是立德一、二屆學員和朱先生的再度重聚,一方面回顧美國行的豐富點滴,一方面展望前行的道路,非常令人期待的未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